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有科研辅助系统 > 452 大会风云人物,力压全场

452 大会风云人物,力压全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周二,早上八点,课题组的众人提前来到材一,开始着手布置三楼会议室的会场。
  
  孙沃前去北区一条街的水果店,拿昨天预定好的新鲜水果拼盘;
  
  吴菲菲从魏兴思那边取了一包茶叶,然后烧水煮茶,并准备好一次性纸杯和塑料杯托。
  
  段云负责搬运整箱矿泉水,并在每个老师的座位前摆上一瓶;
  
  陈婉清、韩嘉莹她们在每位老师的座位前放置了一个标有名字的三角立牌,并发放一份会议材料。
  
  考虑到人手足够,许秋没有选择去帮忙,而是留在楼下的216办公室里,做着大会演讲前的最后一次准备。
  
  最开始,他是参照上次去龚远江那边参加会议的情况,按照英文汇报进行准备的。
  
  结果后来才知道,今天的会议是用中文汇报的,因为上次有bazan在场,而这次没有老外参加。
  
  这倒是让许秋减轻了不小的压力。
  
  其实,这种大会,不论是说中文还是英文,对教授学者们的影响倒不大。
  
  他们吃科研这口饭,基本上都有双语的基础,毕竟考评指标中占比最大的就是sci论文,英语不好,发不了文章,就很难评得上教授。
  
  影响最大的还是学生。
  
  语言的应用,包括听说读写四项。
  
  对于魔都综合大学的学生来说,读写可能都比较擅长,毕竟能通过应试考试考进来,这方面多半不会太差;而听说方面就不一定了,不同学生之间的差异会非常大。
  
  像非英语专业的学生,大四毕业的时候,能够和歪果仁用英语正常交流的,估计也就在半数左右。
  
  也就是说,如果国外的教授过来魔都综合大学进行学术汇报,有一半学生是听不懂的。
  
  而且,有一些学生甚至连四级都过不了。
  
  当然,这主要还是因为魔都综合大学本科毕业是不要求四六级成绩的,只要通过校内的综合英语测试就可以。
  
  而校内的综合英语测试采用的是绩点制,虽然这个测试的难度是专八级别,拿a有难度,但只要不缺考,拿个c、d还是比较轻松的,可以正常毕业。
  
  唯一的问题,就是绩点会被拉的很难看,拿了四学分的d,相当于挂了一门三学分的课程。
  
  早上八点五十分,会场布置完成,而且已经有不少老师和学生陆陆续续的赶了过来。
  
  魏兴思西装笔挺,面带笑容的站在会议室的门口,像一个销售一样,迎接着到访的老师。
  
  来访的老师,主要是校外做有机光伏领域的学者。
  
  因为一个学校里很少存在研究方向重合的多个课题组,所以校内的老师相对比较少,许秋只看到了唐云坤。
  
  会场内,唐云坤和冯盛东坐在一起,他们经过周日的一顿饭局,算是搭上了线。
  
  两人刚好是校友,全部都是魔都综合大学物理系毕业的,不过他们两人并不是同一级,唐云坤要比冯盛东早三年毕业,因此之前并没有什么交集。
  
  虽然现在两人选择的道路并不相同,一个是在国内任教,一个是在国外发展,但研究领域有所关联,还是有很多合作机会的。
  
  另外,这种级别的会议,是要到院系那边报备的,系里也帮忙进行了一波宣传预热。
  
  许秋收到了辅导员鲍伟在班级群里转发的通知,说只要参加这场大会,可以算参加八场学术汇报。
  
  这还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因为研究生期间总共只需要听20场学术报告,现在这一场就顶八场,非常的划算。
  
  因此,也导致今天来会场的人数稍微有点多,会议室内部一共40多把椅子都不够用,位置很快就都坐满了。
  
  见状,吴菲菲派出孙沃、段云等人去隔壁的会议室拎椅子过来。
  
  可即使这样,刚搬过来的椅子也不够分。
  
  于是,来的晚的人就只能站着听报告了。
  
  许秋坐的位置在中央的大会议桌上,魏兴思的旁边,他的座位前面也有一个专门的三角立牌,上面写着他的名字,算是享受着老师级别的待遇。
  
  在到访的人群中,许秋看到了不少熟悉的身影。
  
  包括博士班的班长穆雪,她的手里捧着一个实验记录本,上面还放着一张签到表,大概是用来统计过来听报告的学生。
  
  另外,前室友陶焱也过来了,他的课题组办公室就在216的隔壁,上个楼就到了。
  
  正因为离的比较近,他是几乎卡着点来的,然后进门发现会场已经爆满。
  
  陶焱夸张的往后缩了缩脖子,嘴上还嘟囔着什么,许秋从他的口型来看,大概是在说“卧槽”。
  
  除了陶焱外,还有其他几个本科保研的同学,也来到了会场,大多都是课题组就在材一或材二的同学,距离比较近,顺带来签个到。
  
  而像室友孙一凡,现在人在张疆,就没有跑过来。
  
  等参加会议的老师悉数到齐后,魏兴思从门口回到会议桌前坐下,向许秋小声嘀咕了一句:“早知道人这么多,我就去申请一间大的阶梯教室了。”
  
  许秋同样低声回应道:“主要是我们辅导员发了通知,来了不少学生混听讲座的次数。因为研究生需要听够一定次数的学术报告才能毕业。”
  
  魏兴思恍然:“原来如此,我说怎么有这么多不认识的学生。”
  
  许秋随口说道:“估计过一会儿人就少了,很多人应该就是来签个到,然后就走人的。”
  
  魏兴思哈哈一笑:“也是,让其他领域的人来听我们的专业报告,还是有些吃力的。”
  
  闲聊了几句,魏兴思低头看了看表,发现已经接近九点整,便起身走向演讲台,开始主持会议。
  
  调试了一下话筒,魏兴思沉稳而顿挫的说道:“我宣布……有机光伏研讨会正式开始……首先,我来介绍一下与会嘉宾,分别是开南大学的龚远江……”
  
  魏兴思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龚远江默契的起身,朝众人挥了挥手,其他人立刻会意,开始鼓掌。
  
  之后,魏兴思每念出一个名字,对应的老师就起身打招呼,然后其他人鼓掌。
  
  虽然没有事先排练过,但这些教授们都有着丰富的参加会议经验,龚远江带了个头,其他人就都明白了。
  
  “中科院的卢长军……”
  
  “京航大的鲍原友……”
  
  “川大的郑笑……”
  
  “瑞典隆德大学的冯盛东……”
  
  “安城交通大学的马薇薇……”
  
  “伐南理工大学的梁浩贤……”
  
  “最后,我们课题组的工作,将由我的学生许秋进行汇报……”
  
  轮到许秋的时候,场下的“啪啪啪”声音最为激烈。
  
  毕竟在场的不少人都是许秋的同学,而且以学生的身份在大会上进行汇报,会更多的博得人们的注意。
  
  陶焱还起哄般的吼了一嗓子“好!”,本来他看到这么乌泱泱的一片人,打算签个到就跑路的,可现在听到了许秋的名字,决定留下来听一听。
  
  本科毕业后,两人虽然时有联系,课题组办公室也挨得很近,但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熟络了。
  
  陶焱也想看看许秋现在科研做到了什么程度。
  
  介绍完与会嘉宾,魏兴思继续主持会议:
  
  “首先,我们有请开南大学的龚远江教授进行汇报。”
  
  “龚远江的主要研究方向是有机小分子给体材料,他的团队在am、jacs、ees等顶级学术期刊上发表文章超过20篇,h因子为35,与2013年入选“长江”学者……”
  
  “龚远江汇报的主题是,全小分子非富勒烯有机太阳能电池的进展,大家欢迎!”
  
  伴随着掌声,龚远江上台,接替了魏兴思的位置,开始汇报:
  
  “大家上午好,很荣幸能够在大会上首个汇报,我今天主要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们课题组近一年来的一些工作……”
  
  许秋在下面一边听着龚远江的报告,一边盯着自己电脑看。
  
  马上就要轮到自己汇报了,许秋稍微有那么一丢丢的紧张,主要现在还出现了预期外的突发情况,他不仅要面对参会的老师们,还要面对自己的同学们。
  
  不过,紧张归紧张,该做的工作也不能落下。
  
  在龚远江汇报的过程中,许秋同步用电脑记录着对方讲述的内容。
  
  龚远江一听就是经常做学术汇报的老手,语言节奏把控的非常好,之前选择把他安排在第一个出场,也是为了开个好头。
  
  现在他们算是转型成功,搭上了itic系列非富勒烯这条顺风车,成果斐然。
  
  龚远江一共汇报了五个工作,两篇am,一篇aem,一篇jmca和一篇acsami,是一个系列的工作,基于小分子给体材料的改性。
  
  改性的方法和许秋优化itic系列受体材料时有点类似。
  
  最开始开发一种材料作为基准,然后通过制备器件、实验表征时得到的反馈,对分子结构进行不断的微调。
  
  每调整一次,就发表一篇文章。
  
  性能提升幅度比较大,就是大文章,性能提升幅度比较小,就是小文章。
  
  这也是应用型研究的本质,说白了,就是不断的试错。
  
  排除开挂的因素,大佬和普通研究者之间的差别,就是大佬试错的时候成功率会更高一些。
  
  也因此他们拿到的资源会更多一些,这样最终出成果的期望值最高。
  
  半个小时很快过去,龚远江顺利的完成了首场汇报,在回答了台下听众的几个问题后,魏兴思无缝衔接,登台继续主持会议:
  
  “接下来,有请许秋为大家汇报。”
  
  “许秋是我们课题组的直博生,一年级,也是目前组内有机光伏团队的负责人,主要的研究方向是非富勒烯受体,在《自然·能源》、《焦耳》、nc、am等期刊上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学术论文10余篇……”
  
  “许秋汇报的主题是非富勒烯有机太阳能电池的进展,大家欢迎!”
  
  许秋今天特意穿了正装,在上台前他整了整衣领。
  
  然后,他朝侧后方的课题组成员们看了一眼,学妹回应给他一个满满的笑容,段云给他竖起了大拇指……
  
  当他与魏兴思交错而过时,魏老师也递过来一个鼓励的眼神。
  
  他又往远处看看,陶焱等一众同学也冲他点了点头,大多数人都没有离开。
  
  看到有这么多人在支持他,许秋突然没那么紧张了。
  
  “各位老师、同学们,大家上午好……”
  
  “最开始,我们设计了一种名为idt-icin的分子……”
  
  “之后,我们将idt升级为idtt,扩大了中央d单元的共轭长度,开发了一种名为itic的材料……”
  
  “现在,基于itic的最新衍生物idic-4f,也就是刚刚被接收的《自然·能源》工作,器件效率达到13.5%……”
  
  “最后,我们把近期的工作总结在了《焦耳》综述上,同时对机光伏领域的未来进行展望……”
  
  许秋按照之前预定的顺序汇报,时间控制的非常好,二十九分钟结束。
  
  当一篇篇的文章如同走马灯似的被展示出来的时候,台下的师生们低声的议论纷纷。
  
  许秋的同学们,虽然之前都听说许秋以博士生第一名的成绩拿到了国奖,但是并不知道其中的评奖过程和细节,只知道最后的结果。
  
  现在这场汇报听下来,他们顿时都明白许秋为什么能力压正统博二、博三的学长学姐们,斩获第一了。
  
  单看这成果数量,估计得是第二名的好几倍吧。
  
  而在场的老师们,尤其是和魏兴思往来不多的老师,他们之前虽然知道魏兴思组里发表了不少文章,但看到这些文章数量的时候还是被吓了一跳。
  
  仅仅一年时间,一个只有不到十人的团队,产出了近三十篇高质量的文章,简直是“高产赛母猪”啊。
  
  而且,关键之处在于,这些文章都和台上的那位相关。
  
  许秋不是文章一作,就是文章二作。
  
  同属学术圈里的人,他们对文章作者排序的意义可是门清。
  
  对于大多数的课题组来说,假如发表了30篇文章,来自组里的5个学生,那么平均分配下来,大致上是每人10篇一二作文章,比较分散。
  
  而假如一个学生把组里全部的30篇文章,都挂上了一作或二作,就说明组里的全部工作,这个学生都是主要参与者。
  
  这是非常夸张的现象,表明这个学生的实际贡献量,大概率已经超过了课题组的导师。
  
  在场的老师们顿时明白,为什么魏兴思要力推许秋了。
  
  如果文章冠名完全是按照贡献来的话,现在许秋的成就,已经在魏兴思之上。
  
  许秋演讲结束后,台下爆发了热烈的掌声,此起彼伏,大约持续了半分钟才停下。
  
  许秋对自己的汇报也很满意,此时的状态很轻松,内心吐槽着:“这是看我只讲了29分半,所以要用掌声强行给凑到30分钟吗?”
  
  掌声停下后,魏兴思起身说道:“对于许秋的汇报,大家有什么问题要问吗?”
  
  话音刚落,就有数人举起了手,魏兴思左右看看,最终随意挑选了一位。
  
  被选中的“幸运儿”许秋并不认识,男性,年龄约莫三十岁出头,长相没有什么特点,可能是一名青椒学者,也可能是被课题组派过来参会的博士后。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