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是人间土地神 > 第9章:说媒

第9章:说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任间掏出卖金条得来的钱,放在炕上时,袁素琴的双眼一瞬间睁得老大,甚至有一丝惧意。
  她难以想像,自己这个儿子是从哪弄到这么多钱的。
  该不会是这孩子去做什么违法犯罪的事了吧?
  怨不得作为一个母亲,会如此不放心自己的儿子。
  一来是因为钱太多,她一时间根本无法相信,怀疑自己在做梦;
  二来,就像是曾经丈夫很失望的对儿子评价:任间没指望了,就他们那几个人,唉,监狱的大门,就给他们开着呢,指不定哪天就进去了。
  似乎为了证实任能的话,之后陈朝江和刘宾,果然因为斗殴伤人致残,被判入狱,那次斗殴事件,也直接导致了任间几个人被拘留了半个月。
  虽然任能两口子都很清楚,几个年轻人并非是无事生非蛮不讲理的人,更不是生性好斗的愣头青,惹事的次数也不多,
  仅仅几次斗殴事件中,除了哥们义气之外,究其原因,还真怨不得他们几个。
  但是,仅有的几次斗殴事件,却是一次比一次轰动,震撼!
  嗯,话说任间兴奋的拽着母亲的手,把母亲从惊诧中唤回神来,告诉母亲咱们家有钱了,不用愁了之后,袁素琴依然觉得难以置信,她盯着儿子,满是担忧的问道:
  “任间,这么多钱……你哪来的啊?”
  “嘿嘿。”任间一乐,故作谨慎的小声说道:
  “娘,我告诉您了可千万别说出去啊,昨天我去稻田撒肥料回来的时候,在滏河里洗了个澡,结果脚被硌着了,我闭着气潜下去一摸,结果您猜怎么着?我摸出来两根儿金条……”
  “啥?那你昨天回来咋不说?”
  任间挠挠头,解释道:“当时我也不敢肯定就是金条啊,就想着今天去市里一趟,到收金银的店里让人帮着看了下,确定是金子,
  我寻思着反正金子又不能当钱花,咱家正好缺钱,就干脆卖给人家了,八万七千多啊!”
  “哦,哦。”袁素琴有些激动的点着头,觉得真是老天开眼,时来运转啊,他们家竟然还能有这份好运气。
  娘俩正兴奋的唠着怎样安排这些钱的时候,任能垂头丧气的下班回来了。
  任能在村南的水泥制品厂上班,也就是之前那个王家老娘们说的韩大山家开的厂子。
  工资不高,一个月千把块钱,活还特重,不过好处是紧挨着村子,不用跑太远,家里活地里的活也都不耽误干。
  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上午一下班,韩大山把他叫到办公室里,然后给他结算了工资,说以后不用来上班了,至于原因,韩大山根本懒得说。
  任能很气愤,可他是个老实人,怎么也发不出脾气来,只能垂头丧气郁闷的回家。
  对于任能来说,这委实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因为他不善言辞所以做不了小本生意,家里又有个身体不怎么好的老婆,
  也使得他不放心出远门打工上班,所以失去了在水泥制品厂的工作,他还真就不好找别的活了。
  没了工作,上哪儿挣钱去?要知道,家里还欠着一屁股外债,压得他脊梁都挺不直了。
  屋内娘俩正在兴高采烈的说着话呢,听着院外有动静,袁素琴就急忙把炕上摊着的那堆钱拿起来塞到炕边的柜子里,等看到是丈夫回来了,才笑着起身说道:
  “哎哟哟,这光顾着和任间说话了,都忘了做饭,任间,快给你爹倒碗水喝,我去做饭。”
  “哎。”任间答应一声,下炕一边儿倒水,一边儿喊着:“娘,您去买几瓶啤酒,买俩小菜回来吧。”
  “好,好,等着!”袁素琴在院外答应着。
  任能有些愣神,孩儿他娘啥时候变得这么大方了?往常儿子做生意回来买瓶啤酒喝,她都得让儿子给他爹留下半瓶呢,更别说买小菜了,今个这是怎么了?
  满心疑惑的任能又想起自己刚刚丢了工作的事,顿时有些慌,连忙说道:“任间,赶紧去叫你娘回来,别乱花钱,买啥啤酒啊菜啊的……”
  “没事,爹,您就别管了,今个高兴,咱们都喝点儿啤酒!”任间乐呵呵的说着,然后从兜里摸出烟来,递给他爹一支,自己也点上了一支抽着。
  任能叹了口气,也没心情再说别的,心想喝就喝吧,少喝几瓶啤酒少吃俩菜,也省不出个富家翁出来,所以他坐在炕边喝着水抽着烟,有些心不在焉的嘟哝道:
  “咱家可不比别人家,还是省着点花钱吧,唉……”
  任间笑笑也没说别的,寻思着等娘回来了,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吃着菜喝着啤酒,再把自己卖金条得到好几万块钱的事儿说出来,让老爹好好的高兴高兴。
  没一会功夫,袁素琴买回来三个凉菜和五瓶啤酒,往外间的小桌上摆开,便招呼儿子和丈夫出来喝酒,自己则去厨房蒸上米饭,这才回到桌上,
  满面红光的给儿子和丈夫一人打开一瓶啤酒后,自己也开了瓶啤酒,说是今天高兴,她也要喝酒。
  任能更纳闷了,有什么事值得孩儿他娘这么高兴?
  心里疑惑,却也懒得问,一来是他不善言辞,二来心情不好,也就懒得理会自己婆娘和儿子今天的反常,只是皱着眉头小口的喝着啤酒,琢磨着自己以后再去哪找活干。
  “他爹,你咋了这是?”袁素琴终于现了任能有些不对劲,便出声问道。
  “没啥。”
  “那你拉着张脸给谁看呐?本来今儿个有好事,寻思着跟你说说呢。”袁素琴不满的嘟哝道。
  任间在旁边说道:“爹,是不是,是不是韩大山不让您在他厂里上班了?”
  “嗯?”任能抬头看着儿子,“你咋知道的?”
  任间咧嘴一笑,他娘已经接口说道:“不去就不去了,离了他们厂咱日子还不过了啊?呸呸,韩大山家没一个好东西!”
  任能一脸糊涂,不清楚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没让他疑惑多久,袁素琴便将今天王家婆娘来家里提亲的事说了出来,任能一听也是一肚子火,让自己正在上大学的闺女嫁给韩大山他们家那个瘸儿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