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是人间土地神 > 第28章:曹川出事

第28章:曹川出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欧阳颖和任柔月同时笑出了声,乐得不行,连连摇头否认有什么事需要任间大哥赴汤蹈火出手相助。
  就在这时,优美的铃声在小隔间里响了起来。
  欧阳颖一边笑着一边从包里掏出了手机,继而脸色一变,说道:“夏丹打来的电话……”
  “是不是她已经知道了啊?”
  “肯定是……”
  电话接通,欧阳颖假作镇定的说道:“夏丹,你在哪呢?柔月哥哥来了,我们在来福饺子馆吃饭呢,你快过来。”
  任间心里琢磨着刚才妹妹和欧阳颖脸色的变化,自然想到了这个夏丹的男朋友,就是黄晨的朋友吧?
  事情那边儿已经知晓了,接下来……应该是要谈什么医药费赔偿了。
  也不怪任间会这样想,他认为年轻人之间打了架见了伤,无非就是通过双方都认识的中间人,赔钱了事。
  就在任间琢磨着是不是赔钱,以消除这点儿怨恨,让妹妹在这里上学不至于结下仇恨,
  受到不必要的骚扰和欺负时,他只觉得脑海中一股清流霎那间划过,充斥整个脑海中。
  非常非常舒服的感觉。
  较之以往,这种感觉要强烈许多,似乎要冲破脑壳儿蹦出来,明确的告诉任间这次请愿的事,很重要。
  右手心一凉,本土录出现。
  那边儿任柔月眼巴巴的盯着欧阳颖的脸,欧阳颖则是皱着眉头听着对面夏丹说话。
  二人丝毫都没有注意任间手里凭空出现了一块洁白无瑕的玉石。
  因为在火车上给姚出顺看过本土录,而且当时任间也考虑过以后这玩儿肯定还会经常性的蹦达出来,
  所以也没必要在人前太小翼了,适得其反这个道理还是很容易想明白的。
  所以任间索性也不怎么去隐瞒手头有这件东西。
  他倒是想过每次脑海中那种感觉出现,就立刻把右手塞到兜里,然后再掏出来,省得别人说他变魔术,
  可这次脑海中那股清流出现的太强烈,使得他有些疏忽了这个小细节。
  任间将右手放到膝盖上,低下头眯着眼往本土录上看去。
  本土录上显示的,竟然是曹川的母亲在已经被拆了准备翻盖的土地庙前烧香请愿,跪倒在地后痛哭失声。
  抽泣着断断续续的倾诉声,让任间头上冒汗,心里上火。
  曹川,竟然被警察抓走了!
  他母亲也没说什么原因,只是一个劲的哭诉着儿子是冤枉的,
  他没有偷窃,更没有抢劫,求土地神显灵,帮帮她儿子别受了冤屈……
  任间心头大疑,听着曹家婶子的哭诉也有些不耐烦了,
  你倒是说正题啊,到底怎么一回事?
  意念一动,画面消失,玉石上一行行的字体开始出现,向任间简略的讲述了曹川这件事情的原委。
  昨晚107国道花乡路段,滏头镇海刚建筑公司的财务室被盗,保险柜被撬开,三万余元的工人工资全部被席卷一空。
  据看门的王老头回忆,作案的有两人,当时他觉楼内有动静,就急忙过去看,结果被两个蒙面歹徒用棍子打在了头上,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他被绳索捆绑,嘴里塞着抹布。
  王老头是一点点挪动着身体蹭到了院外,才被路过的一辆巡逻警车现。
  巧合的是,昨天下午的时候,双河村以张忠为的建筑队,曾去海刚建筑公司索要拖欠了半年的工钱,
  并且与海刚建筑公司的老板和部分人员生了冲突。
  而曹川和张浩都在现场,而且两个年轻气盛的年轻人,曾冲动的指着海刚建筑公司老板郭海刚怒骂:
  “敢赖帐不还,就砸了你的公司,你儿子是不是还想折一次胳膊腿?”
  一年多前,陈朝江被判刑入狱,打断的就是郭海刚儿子郭天的右臂和右腿。
  郭海刚冷笑应对:“钱就在公司财务室,但是我现在急用,不能给你们!
  小兔崽子吹大话,有种你们来抢啊!”
  “娘的,不给工钱,老子今天就抢他娘的!”曹川怒吼着就要动手!
  就这句话差点引起了群殴,双方开始推搡起来,局势一触即发。
  好在是警察即时赶到,并且进行了调解。
  郭海刚对警察说现在公司财务紧张,所以让张忠的建筑队再等上一段时间,
  他不会赖帐不还的,反正就是现在不能给钱,财务室那点钱,另有他用。
  还好,海刚建筑公司虽然说起来是属于滏头镇,可公司地址却是在花乡属地上,而且郭海刚本就是花乡郭公庄的人。
  所以任间意念一动,玉石上便清楚的显示了当天事时的画面场景,就如同放电影一般。
  任间皱眉想着,难道真的是曹川和张浩气不过,晚上直接去把钱抢了出来么?
  以曹川的脾性,搞不好还真敢这么干!
  本土录画面一闪,提示这件事情不是曹川和张浩做的。
  而是……郭天和另一个铁哥们做的,目的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栽赃到曹川的头上。
  到底能不能让曹川入狱,那是另一回事,反正就是要先让他吃点儿苦头。
  至于警方是否会侦破案件,郭天一点儿都不在乎,他干了这件事后,随即就告诉了自己的父亲。
  郭海刚虽然有些生气儿子的幼稚,作出这种事来,可既然已经被警方知道公司被抢劫盗窃的事情了,
  也只好顺着儿子的心意,再说他也有些生气双河村建筑队到公司闹事儿的举动。
  反正警方再调查,也不可能怀疑到他和他儿子的身上。
  所以,郭海刚在接受警方调查的时候,提到了曹川和张浩二人当天在公司大闹时的表现,以及以前和郭天的一些矛盾积怨。
  曹川和张浩,理所当然被带走调查了。
  让任间担心的是,负责此案的,不是花乡派出所,而是滏头镇派出所。
  滏头镇属于滏河市滏新区,这件偷窃案因为在事时,对看门的王老头实施了暴力殴打捆绑等,
  所以要比普通的盗窃案性质恶劣的多,要知道,持械抢劫和盗窃绝对是两个概念了。
  不行!得赶紧回去!
  任间一拍额头,说道:“柔月,今晚咱们就走。”
  刚才因为在担心着曹川的事情,所以任间也没留意欧阳颖那边打着电话时的表情,也没听到她的口气似乎已经和人争吵了起来。
  说完要回家的话后,才现妹妹已经表情紧张害怕,眸中含泪,欧阳颖则是一脸怒气冲冲,对着手机说:
  “夏丹,柔月是什么人你不清楚吗?黄晨他们活该挨打,谁让他们天天来纠缠柔月的?你不帮着柔月说话,还帮黄晨?”
  “我不跟他说,懒得理他!”
  “虞玄怎么啦?当他们都是大爷了是不?”
  也不知道到底是在电话里都说了些什么,总之欧阳颖是在表情极度恼怒的情况下挂断了电话。
  然后,欧阳颖似乎想起了刚才任间说今晚就走的话,杏眼一瞪,气呼呼的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