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穿越之毓秀毒妃 > 第167章 华妃之死

第167章 华妃之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滚滚血泪倾落,烫伤的是何人的心,触动的是何人的魂,蜿蜒血色,添的又是通往何处的诡秘红妆,又有谁知,翦眸阖上之时,散开了朵朵曼珠沙华的唇边,那一抹清凉如水的笑容,是为哪何。
  也许是笑,重生一世,奋不顾身却敌不过人心易冷。
  也许是笑,短暂一生,一往情深却败给了天真无知。
  当那抹血色身影被人带走只残留一地鲜红,沉凝之气仍缭绕于殿中,只有一人发现,那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看似寒凉如初,实则笼罩在衣袖之下的满手殷红,从始至终,他都未曾擦过。
  一个曾经最憎恶血腥之气的人不同以往的让那粘稠的腥液充斥周身,依他多年来对他的了解,必定是一向清明如镜的灵识早已失去了以往的冷静,让他来不及思考多余的事情,而乱了分寸,放任置之。
  有意思,也不枉他顶着这副令人作呕的皮囊千里迢迢至此只为看一场戏,华毓秀这个女人,竟让毓苏如此挂念,别说是手脚筋尽断,就算是死也算便宜她了,不过此时,他倒不想她如此殒命,今日之端,她若不死,云绯墨在这世间,便又会多了一个强劲的敌人。
  火炎族泉者,体内自带内力源泉,一旦激发,足以和云绯墨匹敌,今日,他之所以闭口不提,其一是因毫无证据有口难辨,其二,华毓秀存的价值远比她死的价值要来的优厚,届时,鹬蚌相争,即便渔翁不得利,也能乐得看一场相爱相杀的戏码。
  匪夷所思的是,即便不斩断华毓秀手脚筋,云绯墨同样能够证明其清白,那他为何又要多此一举,平白增添怨恨呢?
  难道真像他所说,华毓秀即便无罪但也因此让三国十八门派讨伐而玷污了北云百年清流?
  可当他拿着药瓶替华毓秀上药之时,以他周身半尺,空气陡然有了异动,似有陌生而神秘的力量聚集,不过片刻,又消失无踪,当他站起身时,一向武力居他之下的人,突然让他产生了看不透的错觉,这微妙的变化又是否与他当中斩断华毓秀手脚筋有关呢?
  一片商榷声中,紫衣男子沈南熙沉思着,修长的莹白指尖轻轻的夹着酒樽,时不时小酌一口,如同在自家庭院大树下乘凉一般悠闲。
  在禁军暗卫数不胜数的敌国,伪装早已被识破,仍能一脸无关紧要品酒之人,这世间又有寥寥几人。
  对于这个男人,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云绯墨始终无法看透,说他无情,他能连续着几天几夜不眠不休亲手在紫苏园地种植上千棵白梨花树苗,只因毓苏说了一句,他喜欢看梨花白白漫天飘舞的风景,为了毓苏年年能见,他便为他种植了满山,说他有情,当满山洁白如雪吐蕊争艳之际,只因毓苏说了一句某人的笑容如同梨花白,他便可以一怒之下,将满山梨花夷为平地,而那被毓苏随口夸赞的那人隔日便无声无息的死在了房内,旁边还放着一枝美丽的白梨花。
  长久以来,死亡的阴影时常重现,毓苏终于被逼得神志絮乱,对他心生俱意,退避三尺,视如蛇蝎,再也忍受不了决定离开,次次逃跑,次次被抓回,沈长流耐心磨尽,竟用寒冰铁将毓苏囚禁地牢足有一年,在暗无天日的地牢中发生了何事,无人能知,他只知道,当毓苏从地牢出来之时,过往那个恣意风流的男子浑身的菱角都被磨光了,一双清亮含笑的眸子也仿佛被蒙上了一层灰,空洞无神,如同方才所见到那女子的眼睛一般。
  心猛地颤了一颤,凉意开始逐渐蔓延,一种压制不住的慌乱在叫嚣,云绯墨几乎就要起身离开,然而,他终是稳住了心神,开始一一收割三国十八门派为其带来的利益。
  却不知,只因他一瞬间的迟疑,开始酿造了他日后深入刻骨的悔恨。
  华毓秀静静的躺在柔软的床榻上,周围都是一片陌生的味道,她看不见,她不知身在何处,只听得一阵匆匆而来的脚步声,到了她的身旁,一言不发的替她处理包扎着伤口。
  她没有开口相问,因为问了那人也断然不会答,一个见了她都未曾行礼喊她一声的人,如果不是哑巴,那便是授人他人之意,不得与她交谈。
  当然也有可能见她失势而见风使舵之人,既然如此,她又何必开口自取其辱呢。
  可很快,她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只因替她包扎之人动作十分柔和,光是用纱布替她缠绕手腕就足足用了半刻钟时间,似乎怕动作重了碰到她的伤口,一下一下,轻飘得如同蝉翼拂过。
  “这里是哪里?”她试着问,心中其实也并未指望那人能够回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